你好,欢迎访问山东社科规划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成果展示

成果展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正文

索绪尔手稿再研究

来源:本站  作者:屠友祥  时间:2018-01-23  点击:661次

  山东大学屠友祥教授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索绪尔手稿再研究》(批准号:09BWW022),2009年6月立项,2016年7月结项,结项等次为优秀(证书号:20161109)。

  成果的主要内容、重要观点和学术创新之处:

  1.辩驳了本维尼斯特的错误观点,使纠缠学术界七十余年的语言符号任意性问题得以廓清,从根本上推进了这一理论问题的解决。

  索绪尔所称的现实是言说者意识中的语言事实,是心理现实或符号现实,不是本维尼斯特以为的外在的事物或客观现实。同样,一切发音行为只有在言说者的听觉印象当中才成为语音现实。索绪尔不探究词与物的指称关系,注重词与意义的任意关系、词与词的差异关系,这是以言说者的意识为出发点看待问题导致的结果。概念和听觉印象都是纯粹意识的事实,具有均质性,能构成整体性,而事物和名称两者之间不具有这样的特性。概念和听觉印象的关系构成的总体远比事物和名称的构成体要完整。现实是价值、单位和同一性;概念与听觉印象的关系和价值是人为地、外在地赋予的,它们在同一性和现实之中是任意的关系。词和意义的任意关系,有效地拓展了语言符号蕴含意义的无限可能性(这是语言符号任意性特质产生的最根本效用)。词与词的差异关系,具有产生无限的意义和价值的潜能。词与物的指称关系则虚化或忽略了词与词的关系,虚化或忽略了意义的明确存在,脱离了符号的一般法则,因此,索绪尔排除客观现实、外在事物在语言符号学中的存在。这导致其符号学理论独具自身的特色,后世的诸多误解也多因没有充分意识到其特点而引起。

  2.在语言符号任意性之外,着重发掘并充分论证了索绪尔的空无性和关系性理论,使其重要性和理论内蕴凸显出来。

  整体之符号具有系统性和约定性,构成了整体语言,也将系统性和约定性赋予了整体语言。符号和意义永远是一体的,是我们用相同方式理解心智所呈现的两种形态,但能指和所指的两分在理论上具有必要性。符号之外壳(能指)是空无的,因而可以想把它当什么就能当什么。音联觉在某种程度上具有空无性,不具备固有的特性,它之具有充实性,是我们经由约定赋予它的。符号的一般法则就是词和意义(符号和意义)构成的整体之符号,这里没有外部存在物的位置。词与它周围存在的其他词一起处在相对而相关的关系中,从而实现意义,关系不确定,意义也就不确定。意义、价值的赋予或获取是一种集体心理行为,这种集体心理行为是凭借关系展开的,差异或关系是心理行为展开的基石与始点,也是心理行为展开的结果与终点,是一种语言现实和心理事实。每个符号本身不具有独立的存在特性,是空无的,它之具有存在特性就在于与其他符号的关系,而这种关系性是在共同的心理学系统中实现的。这是处于关系中的符号纯粹且单一的性质。

  3.充分论证了语言力量的源泉就在于否定性和差异性,同时追溯到了这一否定性与差异性理论的渊源来自古印度的语言哲学思想。

  语言要素本身是空无的,它之获取价值和意义,在于它与其他语言要素的差异,在于它与其他意义的共存。一个词或符号的绝对确定、完全肯定的意义是不存在的,它永远呈现为差异性和共时性,从而获取某个语言状态中的意义。语言具有模糊性,然而这种模糊性却在特定的语言状态中、在共时的差异关系或否定关系中达到和实现了精确性。语言力量的源泉就在于否定关系和差异关系。

  棋子和要素的价值取决于它在棋盘或语言系统中所处的位置,取决于与其他棋子和要素的差异性关系,并不取决于自身,其自身不具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差异和关系不能归结为固定的实存之物,不能从固定的视角出发对其进行探究,它们只是诸要素之间相区别、相否定的特性而已。差异的呈现是个否定性的事实,我们的心智确认了这类事实,从而使之具有价值。也就是说,差异源自否定性,这种否定性得到了明确,就转化成了肯定性,这是事后反思的结果。然而事后反思、归并或同化在很大程度上是有意识的行为,而差异或区别性特征的呈现是无意识的、偶然的,并不是有意寻求的结果。

  索绪尔的一个根本思想,就是符号处在关系之中,符号的存在,是符号与符号之间的否定性、差异性关系导致的,符号和外在世界没有关系。这点,与古印度的符号思想尤其是遣他(apoha)观念有直接的关联。另外,古印度思想认为世上万物(包括语言符号)都是诸元素因缘和合而成,其自身不具自性,是空无的。万物没有自性,一切诸法都处在相对相待的关系中,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实体存在,唯有差异而已。空虽则呈现为差异的泯灭,但它不是一种实体,然而若作为一种非实体,则它与实体相对,仍然处于差异关系中。换句话说,它超越了差异,但又呈现为差异的缘起和生成;它不呈现为实体,而又生成实体,此实体因缘而生,因而是空的,无自性的,处于相互依缘的关系中。因无自性,则这种关系是相对的。索绪尔认为“无物存在,至少(在语言学领域)绝对地无物存在。……无物被天然地限定或给定,无物直接确凿地存在着。”这明显不是西方固有的思想,而是具有确切的东方思想特征。

  4.第一次发掘出索绪尔的“居间介质”这一核心观念,并对其重要内涵作出充分论证。同时发现主体问题在索绪尔理论中占据关键地位,这是对以往就索绪尔理论形成的固定看法的有效突破。

  从意义整体确定单位,展现了心智的纵向聚合的一面,其中居间介质是最重要的表征,同时横向组合的一面,则是从话语链呈现单位。居间介质是概念和听觉印象的相互蕴含体,是“形式-意义”的相互结合体,而言说之主体的语言意识是居间介质的确立者。构成对置的,不是形式(能指)和意义(所指),而是属于外在现象的发声形象和属于内在意识现象的居间介质(形式-意义,声音-思想),后者有言说者的意识的介入。索绪尔刻意重视共时态,也是由于以言说之主体的语言意识为出发点的缘故。语言符号的任意性存在于共时态之中,展现其以有限之符号表现无限之意义的力量。“声音-思想”(形式-意义)这一居间介质是思想差异和声音差异相互作用的结果,因而居间介质就隐含着区分作用,这是凭借居间介质确定单位的原因所在。语言意识的呈现框架是言说者的视点,视点造就关系,同时也造就居间介质。居间介质这一概念可能使我们以前对索绪尔理论的理解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5.发掘了索绪尔的话语理论,予以深入的论证和诠解,改变了学术界的成见。

  学术界一般认为索绪尔学说中不存在话语理论,至少是忽视话语理论。成果从索绪尔手稿中发掘出自成体系的话语理论,完全改变了学术界的看法,并通过自身的理解,论证了话语的本质在于连接,概念之间经由连接,才形成思想意义。而连接能否成立,只取决于主体间的意向关系,不取决于外在的意指物,无需用概念来表明或固著于特定的对象,因此,话语是不固定的,唯一可固定的一点,就是连接。也正因为话语据以确立的连接形态是不固定的,这就为诗学理论的展开奠立了先天的有效性。成果认为话语的特性是在横组合关系中呈现的,是线性的展开或连接,为索绪尔语言符号的线性特征这条基本原理的显现。成果不仅扭转了学术界对索绪尔理论的固定而片面的看法,而且为具有普遍意义的话语理论的建立提供了新的基点和参照,尤其是确定话语的本质是连接而连接形态不固定这一点,凸显了话语诗学理论蕴含的无限扩展的空间。